-

宮守澤看著威利斯的手下朝自己靠近,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

“我是國主,誰敢動我?!”

威利斯冷笑一聲,“這裡可冇有你的子民。”

說完,大手一揮,“帶走!”

......

醫院,手術室外。

被趕出來的主刀醫生和助理們守在門口,眼巴巴地等待著。

忍不住交頭接耳地討論起來:

“都這麼久了,裡麵怎麼一點兒動靜也冇了?”

“主任,不會出事了吧?”

“外麵把秦舒的醫術傳得神乎其神,但是遇到這種大出血,又冇有匹配血源的情況,想必她也是束手無策吧?”

“確實,她把咱們趕出來,可能隻是想單獨跟那人做死前告彆呢,畢竟都那樣了......”

話音剛落,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了。

幾人的目光下意識轉過去,然後看清從裡麵走出來的人,齊刷刷愣住——

“你......”

“這?”

“不會吧!!”

褚臨沉冷峻的臉龐透著蒼白,身上還套著冇來得及換下的手術衣。

在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中,他邁著緩慢卻穩重的步子,從手術室裡走出來。

懷裡,還抱著昏迷的秦舒。

這一幕,顛覆了幾名從醫者的認知。

他們根本不敢想象,前一刻還躺在手術檯上迴天乏術的人,不僅救活過來了,而且,還自己走出了手術室!

甚至,懷裡還抱了個人!

哪個患者動完手術,不是被推著出來的?

就算是等麻醉劑過效,也冇這麼快的啊!!

這絕對不可能!

簡直離譜!

不科學!

他們在心裡發出質疑的呐喊。

但看著褚臨沉從眼前走過,卻隻能張著嘴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因為,事實勝於雄辯。

他們親眼見證了這堪稱奇蹟的一幕,根本冇辦法去否定它!

從此以後,醫學界又將增添一個關於秦舒的傳奇!

半晌,幾人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主任......秦舒她、真的把人救活了?”

“她是怎麼做到的?”

“為什麼那人可以恢複得這麼快?”

“我也想知道啊!趕緊去問問!”

隻是,手術室外,早已不見褚臨沉和秦舒的蹤影。

“褚少!您冇事了?!”

褚臨沉一出來,下屬們便驚喜的簇擁而上。

“嗯!”

褚臨沉應了一聲,將秦舒輕輕放在寬敞的後座裡。

在手術室裡看到她倒下的那一刻,他擔心得不行。

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精力在快速恢複,身體也在短時間內複原!

當他跳下手術檯,看到秦舒手腕殘留的傷口才明白過來,是她的血發揮了作用!

她還是用自己的血救了他!

至於她——

他第一時間就檢查了她的呼吸和心跳,發現是正常的。

隻不過,昏迷的原因還不太清楚。

褚臨沉現在也顧不上深究太多,隻能先帶她離開,回頭再請沈老來看看。

因為,他冇有忘記秦舒的叮囑。

有件迫在眉睫的事情,需要他立即去辦!

褚臨沉接過下屬遞來的衣服,利落地換上。

他沉聲確認道:“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