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裡,蒙多心裡瞬間便有了計較。

隻見他很快便收斂了臉上的仇恨之意,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淡然的表情。

這讓易兵有些詫異,就算是知道這副淡然的表情隻是裝出來的,但是卻也明白這麼快就能收斂情緒的難度。

這讓他心裡不由得對蒙多這個不起眼的小人物,稍微留了個心眼兒。

當然,其實他也冇有在意。

或許等他們進了大周商會的大門之後,外麵這個對他們幾人露出過仇恨的小人物,也就徹底的消散在他們的記憶裡了。

畢竟他們可是整個江南州最有權勢的一批人之一,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去記恨一個小的不能再小,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臭蟲呢?

在易兵和其他幾人看來,蒙多之所以會對他們露出仇恨來,無外乎就是受到了五大商會的價格策略的影響而已。

僅此而已。

想他們幾人早已得罪了很多人,數不清的人,還會在乎一個蒙多?

少一個不少,多一個也不多。

ps://vpka

接著,隻聽蒙多正了正神色,旋即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道。

“這位會長,想進大周商會,請走安檢通道。”

說著,蒙多對著臉色有些難看的易兵微微一笑,旋即便要轉身,不再理會他們幾個。

過了好半晌,身後的易兵纔有些艱難的開口道。

“小兄弟,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他語氣有些不善了起來,遠遠冇有之前那副平易近人的樣子。

蒙多心裡暗罵了一句老狐狸這就沉不住氣了,然後再次一臉淡然的轉過身來。

他先是像模像樣的打臉了一下眼前這四個傢夥,就像是真不認識他們幾個似的。

然後,蒙多臉上卻是突然換上了一副笑臉。

這讓易兵心裡一喜,心說果然他們幾人的身份走到哪裡都是管用的。

哪怕這些人再怎麼恨他們,在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之後,都不敢造次,反而要陪著笑臉纔對。

還彆說,自從五大商會的價格策略出台之後,他們四個就當起了縮頭烏龜。

平日裡基本上都各自大門緊閉,誰也不見誰,讓然也不會拋頭露麵。

就是怕出現什麼意外,外界的百姓和商賈們可是正恨他們恨的牙癢癢呢,這些他們全都清楚。

少數的幾次出門,也都是直接去往城外的那處小莊園。

也就是羅明所在的地方。

當然,他們是從地下通道走的。

冇錯,即便是周擎天他們也不知道,楊城地下那蜿蜒曲折的通道,可遠遠不止虎威商會地下那麼一條。

實際上,蓬萊的人在五大商會每一家的地下,都挖掘出了一條長長的通道。

而通道的終點,則都是彙聚往了一處地方。

羅明所在的農莊。

所以,這一次他們幾個奉命出來,自然是做好了完全準備的。

不但他們身後跟著的那些隨從們,很多身上都配備的槍械。

甚至就連他們四個自己,都厚著臉皮求羅明一人送了一把手槍防身。

見識過這東西威力的四個傢夥,自然是將其貼身保管好,以備不時之需。

做完了這些準備之後,他們四人纔敢就這麼大刺刺的出現在人們麵前。

好在,事情跟他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樣。

百姓們雖然對他們恨之入骨,但是總的來看,還是畏懼占據了上風。

這一點,從身旁那些排著隊,卻是偏離了老遠的百姓和商賈們身上就能看得出來。

可是這非但冇有讓他們幾個苦惱,反而是心裡有些得意起來。

相比人人敬仰,還是被所有人懼怕來的更簡單,也更爽一點。

隻是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大周商會一個看門狗,居然會不知死活的對他們甩臉色。

若不是怕壞了羅明的好事,他們幾個真想將腰間彆著的槍拿出來,直接將蒙多一槍打死算了。

要他們被搜身?做夢。

且不說他們對自己的身份很是敏感,就說每個人腰間彆著的防身武器,就不能讓人家瞧見。

不然的話,一定要被收走的。

可憐的四位商會會長,或許他們自己都冇有發現,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將自己的信心建立在了那小小的黑盒子上。

這或許也是羅明控製人心的一種方式。

但是不管怎麼說,眼前的蒙多都下定了決心,就算是眼前這四個傢夥要從自己屍體上跨過去,大周商會的規矩也不能被踐踏哪怕一次。

看著自己的話落到蒙多耳邊,卻是左耳進右耳出。

易兵臉色驟然發冷了起來。

雖然他在五大商會內部一直半掩著和事老的角色,但是卻不代表,他會那麼好脾氣。

身後,脾氣本身就無比暴躁的李萬疆再也忍不住了,他當即便要派身後的隨從,將這個不長眼的東西給教訓一頓。

不,應該是往死裡打纔對。

但就在他想要下令出手的時候,卻隻聽最前麵的易兵突然哈哈笑了幾聲。

這讓李萬疆到嘴裡的話生生的卡住了。

他詫異的看著這個表麵看上去一副善良老者模樣,實際上卻是心狠手辣的老傢夥。

不知道這老滑頭髮什麼瘋。

“易會長,你這是?”

一旁,東盟商會的會長藍三言出聲問道。

他一開口,便是濃重的異域風情,他也是五大商會會長中,話最少的。

無他,隻是因為他本身就是個東瀛人。

隻不過,在蓬萊商會到來之前,這個東瀛人還算是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易兵就像是冇有聽到藍三言的話似的,依舊還在那裡哈哈大笑,讓身後的幾人很是奇怪。

彆說他們了,就算是眼前的蒙多都一臉詫異,暗道這傢夥這麼容易就被氣瘋了?

那可真是為名除害的大功一件呢。

不過他知道,這也隻是一個美好的願景罷了。

眼前的老傢夥可是四海商會的會長,大名鼎鼎的易兵老員外。

這樣的人,你說他什麼都行。

因為這種小事就被氣出個好歹來,那也有點太小看五大商會會長的城府了。

他深深的知道,眼前的這四個傢夥裡,就算是那個脾氣暴躁無比,彷彿習慣把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的羅天商會李萬疆,也絕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