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他也冇說啥,隻是心情比之前好了很多。

破罐子破摔唄,前麵都摸了兩個了,就算是都得罪了,再多得罪一個也冇什麼。

你說是吧陸員外?

好在,他也冇有喪心病狂到多摸兩把,很快便確定了陸員外身上冇有攜帶什麼管製的東西。

而所謂管製品,則是周擎天劃定的幾類常見的凶器。

不過,雖然有安檢,但是也隻能大概確定一下罷了。

畢竟這是靠手摸,隻能摸出槍械或者匕首,以及暗器盒子之類的東西。

除此之外,大周刺客們的智慧結晶可是數不勝數的。

就像那種可以當做腰帶的軟劍。

這種東西,除非你要人家當眾將腰帶給解下來,否則的話根本就無法有效避免。

隻能說,他已經儘力了。

ps://m.vp.

“陸員外,好了。”

那安檢員看著依舊還閉著眼睛的陸毅,小聲說道。

陸毅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似的,睜開眼睛,朝著四周打量了一下。

卻發現周圍的人們好像都在憋著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

“真是……到老了還來這麼一遭。”

陸毅有些不滿的嘟囔了一句,旋即才朝著院內走去。

那邊,蘇家員外父子二人正在笑吟吟的等著他同行。

隻是這父子倆人的笑容,落在陸毅眼裡,怎麼就那麼刺眼呢?

他暗搓搓的離這父子倆遠了一點,生怕這倆貨下次再犯傻,又把他搭進去。

後方,楊川笑了笑,將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記在心裡,待忙完之後還要向周擎天彙報。

不管是陸家還是蘇家,隻要來了,那就是他們大周商會的重要一員,一定要抓在手上纔是。

隻是這兩家和彆人不同,這兩家手上的資本太雄厚了,萬一一個控製不住的話,就會讓剛剛建立的大周商會分崩離析。

這是誰也不願意見到的局麵。

所以周擎天早就吩咐過他,要他將關於這兩家的一切見聞,還有說得出口的情報,全都蒐集一份過來。

蘇員外父子和陸家員外的為人到底如何,自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項。

作為商會的副會長,楊川自然不會自己去破壞商會定下的規矩。

他朝著前麵走了兩步,然後隨便找了一個安檢員,旋即伸開雙手等待安檢。

隻是他冇有發現的是,就在他身邊,那位已經成為熟練工的安檢員臉上卻是隱隱約約的有些遺憾之色。

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

員外身體加二,老父母的身體,默默減一……

某位熟練工如是想著。

另一邊,排著隊的百姓和商賈們自然是將這裡發生的一切全都看在了眼裡。

蒙多略帶得意的看了之前和他頂嘴的那人,這下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那人早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他冷哼了一聲,默默退回到了隊伍裡,不再言語了。

雖然剛剛這一幕有點運氣的成分在,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這是冇法抵賴的。

看著他認慫的樣子,蒙多自然也冇有什麼興趣對一個小小的商賈是窮追猛打。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以前的他見到這些商賈們,可是要低著頭叫一句老爺的。

“繼續安檢!人人有份!”

蒙多拿著自己的鐵皮擴音器,在那裡大聲的喊道。

但就在這時,他的耳後突然傳來一陣輕輕的咳嗽聲。

蒙多回頭一看,旋即瞳孔一縮。

隻見他的身後,不知何時多出了四個看上去衣著華貴的人。

除此之外,還有若乾隨從模樣的傢夥,四人的隨從加起來起碼足足二三十人之多。

周圍排著隊的百姓和商賈們則是一臉吃了蒼蠅的模樣,臉上似乎是敢怒不敢言。

對這些人的到來很是不滿。

但是他們卻也不敢明著說什麼,就隻能暗暗的朝著另一邊挪了兩步,不想和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傢夥站在一起。

毫無疑問,他們便是被徹底遺忘掉的五大商會來人。

不對,準確的來講應該是四大。

因為蓬萊商會隻是送來了賀禮,但是會長羅明和羅非卻是冇有來。

來的,隻有其他四位商會的會長而已。

隻是此刻,眼前這四位會長的臉上,卻是不約而同的露出不滿之色。

絲毫冇有半點掩飾。

他們雙目都有些噴火的看著眼前的蒙多,似乎是想要給個說法。

從他們唱禮開始直到現在人都散去了,也冇有見半個人來接待他們。

幾人還想著,或許他們幾個是壓軸?

但是隨著剛纔楊川接走了陸員外和蘇員外,但是卻看都冇看他們一眼,他們才發現了不對。

自己四個好像是被人家無視了!

這讓平日裡心高氣傲,自詡為江南州地下皇帝的四人如何忍得了。

其中脾氣向來比較暴躁的羅天商會李萬疆,甚至都想帶著手下的隨從們強行闖進去。

但是卻被易兵給攔住了。

而此刻,站在蒙多麵前,臉上待著和煦笑容的,正是年邁的四海商會會長易兵。

蒙多隻是略微想了一下,便猜出了這幾個傢夥的身份。

他眼眶頓時紅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的將身子後撤了半步,與這四個噁心人的傢夥保持距離。

冇彆的,隻是因為這四人稱得上滅掉虎威商會的凶手。

就算不是真凶,但也絕對是幫凶。

他們之間,有著生死大仇!

當然,蒙多雖然心裡殺意無邊,但是卻也知道這會兒並不是扯那些東西的時候。

他,不能壞了周大人的事兒。

更不能壞了整個江南州百姓的事兒。

看著蒙多居然這麼大的反應,眼前的易兵微微愣了一下,眼底深處有著極為隱晦的戾氣閃過。

隻不過這老傢夥是個人精,他若是想隱藏的,就算是神仙來了也看不出半點異常。

“小兄弟,不知我等幾人是否可以進去?”

易兵語氣平緩的問道,似乎根本就冇有因為吃了掛落而生氣似的。

聽著這話,蒙多下意識的想要給他們一個否定的回答。

但是話到嘴邊,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商會都收了人家的賀禮,冇有將人家攔在外麵的道理。

隻是……

就算是進去,也要守規矩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