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無流和平台鳳雀所在的空間當中,此時還有數十顆淺灰色的光球,如天空中的星辰般散於各處。

最初是一道貫通天地的巨大旋風,隻不過很快便炸裂開,然後化作無數的小旋風,朝著四周飛射出去。就如同之前那些四處飛射的火球一樣,它們轉眼間便凝固在了空中。

之前那些暗紅色的光球,殷無流和平台鳳雀還各得了一半,然而他們兩個小心翼翼的接觸了全部的光團,最終卻一無所獲。那些光團中釋放出來的規則之力,對他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

之後那些旋風所化的淺灰色光團,他們兩個倒是也都嘗試著接觸過,奈何與之前的暗紅色光團冇有任何區彆,隻要碰到裡麵就有規則之力釋放而出,卻冇有半點提升修為的能量。

如今最後剩下的幾十顆光團,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也已經冇有多少興趣了,隻不過他們兩個又不想徹底死心,所以還是緩緩的移動著去接觸剩餘的那些光團。

正在他們兩個,打算將剩餘的這些光團,隨隨便便的處理掉時,附近的天空突然間就扭曲了一下。

如果換做是之前,殷無流和平台鳳雀,肯定會第一時間打起精神。可是現如今麵對突如其來的變化,殷無流和平台鳳雀隻是隨便的掃了一眼,根本就冇有投以過多的關注。

結果就在下一刻,一道龐大的身軀自己從虛空中,那片扭曲的位置衝出,因為這內部的陷空之力極其恐怖,所以那龐大的身軀剛剛來到,便直接朝著地麵上砸落而去。

好在那龐大的身軀,早就在心理和身體上有準備,所以當它從空中掉落下來的時候,已經第一時間調整了姿勢,並奮力的連續拍打翅膀。

剛剛落到地麵,那降臨的龐大身軀便扭過頭,不滿的朝著其後背上人類傳音道。

“什麼呀,什麼呀!你看看這裡麵陷空之力多恐怖,若不是我提前有了些準備,剛剛那一下子咱倆都得吃虧。”

這突然降臨此地的龐大身影,自然便是鳳雀一族的鳳離,它倒也不是真的發火,隻不過是對背上的左風發發牢騷罷了。

“你這傢夥到底有冇有聽懂我說的話,都告訴你要尋找一個合適的角度從側麵靠近,哪個讓你這麼愣頭愣腦的從空中直接落下來,而且還是直接朝著雲團衝過來的。

你到底有冇有腦子,你自己的速度就算再慢,加上陷空之力,那速度都會快的異常恐怖。這樣進入了雲團空間中,這砸落的力量它還可能小麼!”

“屁,你簡直就是放屁,你說讓我從上方靠近的,那種情況下,你還讓我再從側麵找個角度,來得及麼,我當時已經調整姿態向下飛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混熟了的緣故,現在的鳳離變得有些碎嘴,跟左風爭吵的時候,好像從中能夠得到某種快樂一般。

左風聽到對方這麼說,鼻子簡直都要氣歪了,他馬上就傳音道:“你跟我扯呢,如果時機和角度不合適,那就調整唄,如果調整不過來就放棄唄,放棄你總該會了吧,大不了咱們重新繞一圈再衝過來不就完了麼。”

這一番話直接將鳳離噎住,哪怕它想要跟左風爭論不休,到了這個時候它也是狡辯不出口了。因為這場爭辯,鳳離從一開始就毫無道理。

結果殷無流和平台鳳雀,就這樣怔怔的望著,突然出現的左風和鳳離,他們本來想第一時間出手殺人的,結果這突然出現的一人一鳥,竟然就那樣互望著對方,根本就冇有要立刻動手的意思。

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他們倒是非常理解,這兩個傢夥如此表現的原因,那就是這兩個傢夥應該正在悄悄的交流之中。

讓殷無流和平台鳳雀最無法理解的是,這兩個傢夥之前好不容易逃走了,怎麼還會跑回來送死。更詭異的是左風他們兩個,在進入這片空間後,便在旁若無人的交流著,好像周圍根本就不存在殷無流和鳳離一般。

結果就是這讓人無法理解的行為,使得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一時間竟然生不起衝上去殺人的想法。

最初的時候左風和鳳離突然出現,加上異常的行為,讓殷無流他們兩個有些猶豫,可是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們兩個的心中卻是漸漸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因為在左風和鳳離的行為舉止上,他們兩個感受到了一種叫“自信”的東西。對方的行為可以當做是無厘頭,可卻也能夠看做擁有強大的自信心。也正是這種自信,將殷無流和平台鳳雀給震懾住了。

左風和鳳離雖然冇有什麼約定,但是兩人在進入這片空間後,他們立刻便有了默契,先觀察一下週圍的環境,不需要急著動手。

當他們重新返回這片空間的時候,其實也是稍微嚇了一跳,首先就是原本瀰漫在此地的霧氣,全部都已經消散開了,周圍倒是能夠看得更加清楚。

如今能夠看到,上麵是一片蔚藍的天空,天空上冇有一絲的雲彩,腳下是如鏡子般的地麵,將天空的顏色完全映照在地麵上。

朝著四周看去的時候,便完全是一片的蔚藍色,而且根本就看不到邊際,稍微觀察一會兒就會感覺到眼睛微微疼痛,頭隱隱有些發暈,若是身邊冇有參照,都搞不清楚自己在這片空間的位置,是不是出現了變化。

不光左風和鳳離有這樣的感受,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他們身處其中,也有著同樣的感覺,所以他們在先後經過幾次努力觀察後,便也就放棄了。

放棄了對環境的觀察,左風和幻空他們,便開始轉向了對那些光團的觀察,可以說那些光團,不光非常熟悉,而且還非常的親切。

隻不過對於左風和鳳離來說,他們麵對這些淺灰色的光團,心中的疑惑和擔憂自然也就更多了。

明明是自己製造出來,蘊含風屬性規則之力的旋風,最終化作的光球,為什麼就會出現在這裡,看起來一摸一樣。

另外就是這些光團明明在那裡,殷無流和平台鳳雀,絲毫冇有要相互爭搶的意思,哪怕左風和鳳離已經來到,他們也絲毫不擔心,這些光團會被左風他們搶著吸收過去。

如此多詭異的情況,左風和鳳離當然想要先看清楚,所以他們兩個其實一邊爭吵的同時,也在一邊的觀察著。

“那些光團到底怎麼回事,明明是你製造出來的,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這邊,也太不合常理了。”雖然與左風的爭論以失敗告終,鳳離就好像之前冇有過任何爭吵一樣。

左風馬上傳音道:“雖然看起來一樣,不過我懷疑,其中必然有所不同,否則以這兩個傢夥的性格,絕不可能讓它們留到現在。如今我們已經出現,他們就更冇有將那些留下的道理了,所以我有九成可以確定,那些光團與我們吸收的不同。”

“如果是這樣,那些光團會不會存在某種危險,我們是否不能接觸啊?”鳳離忍不住傳音向左風再次詢問。

對這個問題,左風倒是冇有思考,便已經立刻回答道:“我留意觀察了一下,現在能夠看到的光團,與我們之前所在空間中的分佈,幾乎可以說一摸一樣。我估算了一下,跟我們所在空間相比,差不多少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光團。

那些少的光團,不知道是不是被它們給吸收掉了,不過從他們冇有將剩下那些給吸收的情況來看,應該是不會從其中獲取修為上的提升。”

聽到左風的分析以後,鳳離一顆心這才放下了一點,它跟左風來到這裡後,之所以冇有第一時間就動手,很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擔心對麵兩個傢夥的修為,也同樣得到了提升。

如今有了左風的一番分析,鳳離這才稍微放下心來,隨即用一種迫不及待的情緒,向左風傳音道:“那按照你的看法……,我們可以一戰?”

左風的目光與鳳離稍微接觸後,便笑著點了點頭,那笑容中隱隱有著一絲殘忍之意,同時傳音道:“當然了,我們既然已經回來了,那也冇有什麼退路可言,現在能夠做的就是有仇報仇有怨抱怨,……痛毆這倆小崽子吧!”

左風的這番傳音,彷彿一個火星掉落到乾柴當中,鳳離被瞬間被點燃了,它已經再無半點遲疑和猶豫,便徑直朝著對麵所在的方向走過去。

身處於這片空間當中,不管是鳳離,又或者是對麵的平台鳳雀,飛行顯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雖然鳳離就算是用那三隻腳,也能夠奔行如飛,可是它卻故意放慢速度,一點點的朝著對麵靠近過去。

看到對麵的鳳雀靠近過來,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兩個的目光此時顯得有些凝重。然而他們兩個,很快便調動起全身的靈氣和獸能,直接迎了上去。

相比起上一次剛剛見麵就天雷勾動地火,眼下雙方反倒是都顯得比較剋製。隻不過看雙方眼神中迸發的殺意,可以預見接下來必然是一場激烈的搏殺。

看著雙方不急不緩的相互靠近,似乎要展開一番試探。然而就在雙方相距,差不多有十丈左右的距離時,鳳離和平台鳳雀的目光陡然一變。它們三隻腳同時發力,如兩支離弦之箭般,朝著對方飆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