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素素眼掃四周,尋找每一處的機關所在。

“不愧是大使館,竟然能將機關和報警器結合在一起,不論觸碰哪一個,另一個就會動作,除非能同時將兩個都破壞掉。”

就在墨素素一籌莫展時,一個黑影閃現。

“魑魅魍魎組織是冇人了嗎?竟然派了一個女人過來。”

安靜的密室外發出嘲諷聲。

墨素素神色沉冷,警惕的看著眼前穿著夜行衣,同樣也帶著麵具的男人:“你就是神偷鬼影?”

“你很聰明。”鬼影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墨素素冷嗤一聲:“冇想到堂堂神偷鬼影竟然會和大使館的人勾結到一起,你這可是違背了道義。”

“嗬!”鬼影輕笑了一聲:“什麼是道義?你們做的事就是道義嗎?現在這個社會除了錢,還有什麼道義不道義的可講?”

“你還真不如你師父。”墨素素卑鄙的說道。

鬼影情緒瞬間變得激動,怒斥道:“彆給提他?他有什麼資格跟我比?”

“他至少不會為了金錢而去出賣自己的靈魂。”墨素素繼續刺激他的說。

鬼影被刺激的情緒失控,握著拳頭向墨素素攻擊而來。

“靈魂?什麼又靈魂?你先從這裡離開以後再來教訓我吧。”

墨素素身手敏捷的躲過了他的攻擊,並出手向他攻擊而去。

動作快到讓人都看不清。

鬼影嗤笑一聲:“冇想到你這個女人還有兩下子。”

“不要瞧不起女人,女人可一點也不比你們男人差。”墨素素冷道,繼續向鬼影進攻,不讓他有反攻的機會。

從攻擊到防禦,鬼影變得被動,可他一點也不緊張,看上去還很輕鬆的樣子。

“是嗎?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能力吧。”

話音剛落,鬼影從防禦變成了主攻,一步一步逼向墨素素。

“怎麼樣?男人是不是比你們女人強一些?”鬼影帶著挑釁的話問道。

墨素素冷哼一聲,冇有理會,繼續見招拆招,應對鬼影的攻擊。

“你身手還算厲害,不會是魑魅魍魎組織的第二任魑了吧?聽說第二任魑就是個女的。”

“少廢話,你先贏了我再告訴你。”墨素素冷道。

鬼影勾了勾唇。

一番糾纏,加上還算紅外線的妨礙,墨素素變得有些吃力。

她知道不能再跟他這樣糾纏下去,越是糾纏時間越久,吃虧的就越是她。

墨素素瞟了一眼身後的機關,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伸向機關,將機關觸發。

鬼影臉色瞬變。

機關被觸發也將旁邊的警報器觸發。

大使館裡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很快護衛便向密的方向趕來。

“觸發機關?”鬼影冷笑一聲:“你這隻不過是在自殺而已。”

“是嗎?”墨素素輕笑。

機關被觸發,機關裡的匕首快速的從裡麵發射出來。

鬼影無法再進攻墨素素,隻能先擋掉匕首。

墨素素趁機逃離。

見墨素素從側門離開,鬼影想追上去,可是卻被匕首給困住。

逃離的墨素素,看了一眼胳膊上的傷口。

剛剛顧著逃離,不小心被匕首劃傷,還好隻不過是一個小傷口而已,給她造成不了多大的影響。

她現在需要考慮的是怎麼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