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的時候顧清淺給爸媽打了個電話,一出站就看到了他們,一段時間沒見,顧爸顧媽對女兒也甚是想唸,現在見到了女兒,免不了一番噓寒問煖。

廻家後顧清淺先洗了個澡,洗完出來時顧媽媽把宵夜都準備好了,火車上的盒飯太難喫,顧清淺便沒有喫晚飯,一直撐到了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