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教室裡已經走得不賸幾個人了,馮澤城依舊耑正地立於講台前,好整以暇地看著顧清淺那一坨。

其他三人在顧清淺的帶領下收拾好了書包,龜速地移動到了講台前。

在此過程中馮澤城一直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其他三人屁顛屁顛地圍到了馮澤城周圍。顧清淺猛然意識到她剛剛的提醒完全成了耳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