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48章古棺的呼喚(六千)

白炎的話剛剛說完,目光便又看向了旁邊的巫瑤聖女。

“聖女大人,麻煩把他給挪走吧。

我已經是有點不太想看到他這個膽小鼠輩了。”

聽到這話,不僅巫瑤懵逼,那道朦朧的身影卻是更加的懵逼。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白炎居然如此果斷。

“小友,如果我有任何得罪你的地方,但說無妨。

而且我也不認為我有任何得罪你的地方,因為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

何必對我如此大的成見,這讓在下很是委屈。”

對於白炎的話,這道朦朧的聲音顯然並不太認可。

然而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白炎嘴角卻是再次勾起了一抹冷笑。

白炎卻並冇有迴應於他。

目光繼續看著巫瑤:“聖女大人拜托了,我是一刻也不想見到這個混蛋。

先前我的確是騙了你,所有處罰白某人願意一併承擔。

當然,如果巫瑤聖女有什麼需要的話,但可跟白某知會一聲。

白某隻要能夠做到,必然能夠滿足於聖女!”

聽到白炎這話,巫瑤剩女嘴角同樣是有著一抹冷笑。

“我先前就跟你說過了,你但凡敢欺騙於我,必不可能會讓你好過。”

說這話的時候,巫瑤語氣極其的冰冷。

讓白炎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不過在話音剛剛落下之時,她手中印決還是倏然一動。

那祭壇之上再次爆發出了一陣璀璨至極的光芒。

然後隻見得存在於祭壇上的那道朦朧身影,倏然便被祭壇之上的神秘力量給絞碎成虛無。

這是單方麵的結束了這一場召喚。

“哎哎,彆,彆呀!

我話都還冇有說完,巫瑤聖女,你乾嘛呢…”

那朦朧的身影還想再度掙紮一下,然而也僅僅隻是能夠說出這一句,便徹底的消散而去。

徹底的失去了他的氣息。

當此時,巫瑤聖女的目光才又再一次的看向了白炎。

“我這纔想起來,你掌握的諸多大道之中似乎有一個騙道的存在。

先前的確是冇有能夠看出來絲毫,不簡單啊你!

先前我說的話,想必你應該還能夠記得。

現在,你準備好付出代價了嗎?”

說這話的時候,巫瑤的氣息已然是將白炎給徹底的鎖定。

並且隻見她手中應決一動,那一具懸浮在烏木森林之上的白玉古棺,霎時間便動了。

直接向著這座山巔而來。

這個古棺到了山巔之上,幾乎隻是在一瞬間,氣機就徹底的將白炎給鎮壓而去。

白炎驚愕的發現,以巫瑤這神主頂峰的實力催動這一具古棺,那等威能居然是無比強悍。

甚至不比他見過的任何一位主宰弱。

自己這神主二轉的修為,真的是霎時間就動彈不得。

在這一刻,彷彿真的就成為了巫瑤聖女砧板上的肉。

“額……聖女大人,我想這件事情你還得需要聽我狡辯一下,不對,聽我解釋一下。

其實起初我是真的冇有想騙你。

但我想要找到白帝那一脈的人,也唯有用這種方法。”

他實在是不想與巫族起任何的衝突。

因為這一直以來似乎都算得上是友軍。

若起了什麼衝突,對他以及對巫族都並不是什麼好事。

但這件事情的確是自己有錯在先。

他即便口中在說著要解釋,其實操作起來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聽到他這話,巫瑤繼續冷笑道:“聽你先前所說的那些話,我自然也知道你以及巨神族眼下的處境有些艱難。

如若那星庭真的要鐵了心對付你們,你們必然是不敵。

但是這件事情你可以跟我明說,你隻要跟我明說了,

莫說幫你做這些事,即便我巫族徹底的站在你這一邊,跟星庭過上幾招,也都不是什麼大事兒。

但你為何要騙我呢?”

白炎:……

巫瑤聖女這話卻又再次將白炎給乾懵逼了。

這他丫的,先前不是自己纔剛剛提起白炎的名字,巫瑤就大發雷霆,要趕自己離去嗎?

“聖女大人,這件事情在下可一直都是處於一個被動的地位。

先前聖女大人要不是直接就發那麼大的火,我也不能夠欺騙於你呀。

當然這,件事情千錯萬錯還是我白某人的錯。

還請聖女大人,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在下這麼一次。

畢竟大千世界的局勢複雜,眼下還等著在下去略微處理一下。”

白炎的話音剛剛落下,隻見頭頂的那一座古棺霎時間便又向著他砸了下來。

攜帶著磅礴的世界之力以及夾帶其中的混沌之光!

這一擊的威能,白炎估摸著至少也有著普通主宰的強度。

神色當即也是一變,而後冇有任何猶豫。

他手中印決一動,直接是將法像給召喚了出來。

丹田世界中的世界之力以及那玄黃二氣等,數種特殊力量瞬間加持在法像之上。

一記天堂之拳便直接向著壓下來的古棺轟擊而去。

“轟…”

下一刻,隻聽得一陣轟響。

一道璀璨的白色光芒霎時間將整座山峰給瀰漫而去。

巫門總部的所有人儘皆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但卻冇有任何一人知道這裡具體發生了什麼事,當即一個個麵色懵逼。

“那裡,是我巫門總部核心聖山的位置。

難不成有強敵入侵嗎?

我能夠感受得到這道奇異波動之中,有著咱們聖女大人的氣息存在!”

“好傢夥!

到底是什麼樣的敵人,值得聖女大人這般出手?”

“快快快,所有神君以上的強者,跟我上!

不管是誰敢進攻我巫門總,一定要叫他有來無回!”

“……”

在經過片刻的震驚之後,看著是那座高山的方向,無數巫門總部的強者儘皆集結開來。

而後氣勢如虹地向著山巔進發。

每個人身上都有著凜然的戰意。

然而當這眾人靠近這座山巔,從那之上卻是傳出一道清冷的喝聲:“滾!”

這個滾字,顯然是對著巫門的其他人說的。

眾人再次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乾什麼,進退兩難。

“這是聖女大人的聲音,她,她是讓我們滾嗎?”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怎麼越發的看不懂了呢?”

“……”

眾人在這般自語著的時候,也一個個躑躅不前。

對於巫瑤的命令他們確實是不敢違抗。

另一邊,在戰場的中央。

白炎那一記絕強的天堂之拳轟擊在白玉古棺上的時候,那古棺瞬間被抬高了數丈之高。

但白炎的麵色也瞬間蒼白了起來。

這一擊,巫瑤並冇有任何的留手。

那等堪比主宰的威能,的確是讓他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這等衝擊,不僅僅隻是肉身,還有著靈魂。

“自從我修為有成以來,好久冇有過這般感受了。”

白炎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神色間有些複雜。

但隨即這個逼,居然是閉上雙眼,露出了一抹陶醉相。

數息之後,又看著不遠處站立著的巫瑤聖女。

“感謝聖女大人,讓在下回味了一下當年修為尚還弱小之時的感覺。

還請聖女大人成全,再多來幾下吧。”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這傢夥完全就是一副受虐狂的樣子。

巫瑤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他倒是冇有想到白炎居然會有這般重口味的癖好。

於是乎,臉色越發的冷了下來。

當即也冇有任何猶豫,手中印決再動。

懸浮於虛空之中的那一口白玉古棺,再一次拔高了數十丈。

而後又攜帶著那等力壓山河的力量,倏然間向著白炎鎮壓而來。

這一擊,巫瑤依舊冇有任何的留手。

甚至還比上一擊更強!

白炎心中咯噔一聲。

“臥槽,來真的!”

本來他隻是想反其道而行之,讓得巫瑤不要對他再度出手罷了。

冇有想到這種結果似乎有些適得其反了。

但是這一刻他也來不及多想,隻能硬著頭皮把這一道攻擊給硬接下來。

白炎從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最好的防守永遠都是進攻。

所以這一次他也冇有使用白帝九秘,太極不滅什麼的來防禦。

而是再次將全身所有力量儘數的積蓄到了他的右手之上,而後右手捏拳,同樣是一道天堂之拳霎時間向著古棺的方向轟擊而去。

與此同時,在天堂之拳剛剛蓄勢完畢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雙臂之上的骨骼瞬間發熱。

白炎心神再次巨震。

他知道這乃是法像或者說那魔神的雙臂!

每一次魔神的部位在自己法像之中發熱的時候,他都知道能夠借用一點那等無上的能量了。

所以這一記天堂之拳乍一看跟上一次差不多。

但是在轟出去與那白玉骨棺相觸的一瞬間,那等龐大至極的威能卻是瞬間爆發開來。

這一拳冇有再像之前那樣,僅僅隻是將白玉骨關給抬高了些。

天堂之拳的拳勁在轟擊到棺材上的一瞬間,那棺材蓋兒都被打飛了去。

那等威能已然是妥妥的達到了主宰級。

甚至於一般的主宰都無法與此時的白炎相比。

見到這一幕,巫瑤神色瞬間一變。

他倒是冇有想到白炎居然能夠在這一瞬間變得如此之勇。

“原來傳說是真的,你當真是能夠爆發出主宰級的力量。

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在說這話的時候,巫瑤神色也是略微有些蒼白。

因為她的攻勢被破,也是瞬間受到了些許的反噬。

本來她的那一擊不足以致白炎死亡,但卻能夠讓白炎重傷。

這也是她願意看到的場景。

至少是為白炎欺騙於她付出了代價,所以也根本就冇有想到白炎有能力將她的攻勢破掉。

並且還僅僅在這麼一瞬之間。

所以那等能量的反噬,也是他冇有能夠預料到的。

此時的巫瑤已經是收起了身上的所有淩厲氣勢。

他知道在這種狀態之下的白炎,自己不僅冇有辦法教訓對方,甚至都不是對方的對手。

聽到此時巫瑤聖女的話,白炎卻冇有立即給予迴應。

目光看著被他打飛了的古棺,神色間居然是有著一抹興奮。

彷彿是在那一瞬間發現了絕世珍寶一般。

他的這等模樣,讓得巫瑤有些疑惑。

此時的巫瑤也冇有能夠從白炎身上察覺到半點兒戰意。

有的僅僅隻是那種火熱。

並且這種火熱的目光,巫瑤曾經見得多了

曾經無數愛慕她的人,在看她的時候,目光都是這樣熾熱。

隨即巫瑤的眉宇間又不由冷了下來。

不得不說,堂堂巫族最強聖女,在麵對白炎的時候,腦迴路居然是出奇的清奇。

這一刻,她不由聯想到了之前白炎對自己提出的那個要求。

自以為那件事情白炎也是知道。

心頭的憤怒就越發熾盛了。

但這一刻,他卻稍微有些無奈。

因為白炎的戰鬥力已經是超出她許多。

再戰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

但還不等她多說什麼,白炎卻在此時主動開口道:“聖女大人,你那古棺世界,有我想要的東西!

我可否進入其中一探究竟!”

聽到白炎這話,巫瑤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因為她的古棺世界,白炎也不是第一次進入,之前幾次他都冇有這麼說,現在卻又來搞這?

這不就是明顯的想要找自己的茬嗎?

“如果你以為你現在能夠爆發出主宰級的力量,就能夠欺負於我巫族。

那麼儘管放馬過來!”

聽到巫瑤的話,白炎眉宇間再次閃過一抹無奈。

而後也冇有跟他多說什麼,操縱著法像直接向著那棺材蓋兒已經被打飛的古棺而去。

這個時候他感覺以自己的能力想要進入其中輕而易舉。

當然,事實也的確跟他想象中的一樣。

此時巫瑤聖女冇有能力攔截,她也就冇有選擇攔截。

任由白炎帶著他的法像直接進入了古棺世界。

而後她眉宇間終究是閃過一抹無奈。

然後也默默的跟隨在白炎的身後,當她走到了古棺旁邊,手中印決一動,那被打飛的棺材蓋兒,又突然間飛了回來重新蓋上。

“白炎,你到底怎麼了?

為何突然如此?

難不成在她的那具古棺之中,有著什麼東西嗎?”

丹田世界之中的小黑這時也好奇地詢問道。

索拉卡離去之後,小黑的樂趣就更加減少了不少。

此時看到白炎這般怪異的舉動,他卻又再次興奮了起來。

白炎默默點了點頭:“不錯,我的確是發現了無比重要的東西。

當然,說發現也並不那麼準確,準確的說是聽到了一陣召喚。

就如同之前在道海以及在烈焰神界一樣!”

這話一出,小黑就更加的興奮了,他瞬間就明白了白炎這話的意思。

“你是說,那法像的身軀組件?

或者說那魔神的身軀?”

白炎再次點頭:“這應當是**不離十了!”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語氣也同樣無比的興奮。

古棺世界他前前後後已經來過四五次了,但每一次都冇有任何的異動,甚至於他以為在這古棺世界之中,自己能夠得到的最好東西也就是雷霆符了。

但現在看來,古棺世界的不凡還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小黑點了點頭:“如果你能夠在這古棺世界發現一部分魔神的身軀。

那倒也屬實正常。

因為巫族在遠古之時本來就是極為特殊的一個種族,並且極其的強大。

甚至於到現在,巫族在大千世界之中似乎都還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們曾經出過一個巫神,而那個巫神似乎就是超越了主宰境的存在。

而汙神曾經的本身靈氣就是這座古觀

那裡可不僅僅隻是一個世界那麼簡單,或許更有當年巫神留下來的諸多寶物!”

小黑一邊跟白炎這般說著,白炎一邊繼續向著這古棺世界的深處而去。

不過片刻之間,就已經是越過了之前他們所在的那一個浮島。

而這時巫瑤聖女也已經是到了白炎的身後。

她並冇有指責白炎什麼。也冇有乾預白炎的任何行為,隻是這樣默默的看著。

其實對於巫瑤而言,先前對白炎所說的一切,都隻不過是氣話而已。

在她內心深處也僅僅隻是想要教訓白炎一番,如若真的到了大方向的抉擇之時。

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站在白炎他們這一方的。

她倒是好奇白炎能否真正在她的古棺世界之中找到點什麼寶物。

當然,此時的他並不知道,白炎已經是在他的古棺世界之中聽到了那等召喚。

甚至於即便巫瑤聖女已經得到這個古棺無儘歲月。

但這裡麵究竟是有著些什麼,她或許也並不是太清楚。

甚至於在沉思片刻之後,巫瑤聖女還是追到了白炎的身邊。

看著他認真的道:

“如果你真的想要在我的這古棺世界裡麵尋找什麼寶物,那麼你可以直接跟我說,我能夠幫你的地方必然不會猶豫。

但如果你隻是想要噁心我,故意找一找我的茬。

那麼你可能是打錯了主意,在這古棺世界之中,你不可能會是我的對手,即便你有著那等特殊的力量加持!”

說這話的時候,巫瑤的語氣之中充滿了無比的自信。

而這個時候,她的語氣也已經表明瞭,她對白炎的欺騙之事不甚在意。

然而聽得他的這話,白炎卻隻是對她微微一笑。

並冇有多說什麼,依舊沿著心中的那一道呼喚,繼續在古棺世界的深處行進。

古棺世界並不像白炎的丹田世界那般近乎無限之大。

在行進了約摸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他卻是來到了一個世界壁站模樣的位置。

到了這裡,巫瑤聖女再次忍不住開口提醒:

“這裡已經是到了古棺世界的儘頭,再往前你出不去,但也走不通。

而且這裡規則混亂,你若要尋寶物,卻是來錯了地方。”

對於巫瑤此時的話,白炎卻依舊冇有選擇理會。

當他站在這世界壁障的前方,再次選擇與法像融合。

並且此時白炎感覺法像的雙臂和雙眼儘皆在發熱。

有著一股磅礴而奇異的力量,從其上散發而出瀰漫至全身。

而後這股力量直接從他法像體內外散而出。

逐漸的彙聚在了這世界壁障的某個位置,在其上霎時間顯露出了一道道奇異的符文。

見到這一幕,巫瑤臉上的神色倏然間驚愕起來。

“這……

這古棺,他怎麼,怎麼感覺比我還要熟悉一般?”

巫瑤聖女喃喃自語一聲,,但她還是選擇觀望。

下一刻,這道世界壁障之上倏然浮現出了一道通道。

巫瑤聖女剛剛纔說過這裡走不通。

這條通道的出現,卻又瞬間打了她的臉。

不過此時,她卻顧不得多想。

越發好奇通道後麵到底是什麼,因為她也同樣感受到了,這通道後麵的氣息,依舊還是她的古棺世界。

而白炎的神色就越發的興奮了。

冇有任何猶豫,他直接一步踏進了這條通道。

見到這一幕,巫瑤聖女冇有任何猶豫。

就欲跟著白炎進入其中。

然而當她到了這通道麵前之時,卻有著一道宏大的氣息,直接將她給彈了回來。

“為什麼?”

見到這一幕,巫瑤聖女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古棺世界,可是她的。

她已經得到了無儘歲月,自詡每一個角落都已經無比清楚,卻冇想到會出現這般情況。

她略微有點接受不了。

“難不成這一切真的如那個討人厭的傢夥所說,都是冥冥之中註定了的嗎?

或許我跟他真的冥冥之中有著一番特殊的因果嗎?”

在這般自語著的時候,巫瑤聖女的眼中有著一抹迷茫之色。

然而此時的白炎,自然不知道巫瑤在想著些什麼。

他心中越發的激動,因為進入到這裡以後,

果然是和他想象的一樣,眼前又出現了一道與法像一模一樣的身影。

“終於又見到了你。

卻不知道這一次會是哪一個部分。”

深吸一口氣之後,白炎如是自語。

而後駕馭著法像,默默的向著那道身影靠近。

而後與往常一樣,駕馭著法像伸出一隻手,向著那道身影觸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