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貝爾」等人的啟程,是在神月祭的第二日清晨。

由於事態緊急,旅行之神「荷米斯」通過私人關係,向獸神「迦尼薩」卷族借來了四頭馴養的飛龍,走最短的空路直線前往位於大陸儘頭的“大樹海”。

「赫斯緹雅」卷族在歐拉麗的知名度不高,再加上又是以“世界旅行”的名義出發,在神月祭後的短短幾天,這件事的影響便被歐拉麗層出不窮的新聞所衝澹,甚至開始逐漸被許多人遺忘。

就這樣,巨大的迷宮都市又度過了二十幾個平靜如常的日夜。

八月中旬,滿月。

傍晚,整個大陸尚未入睡的人們發現了一個奇特的天象——就在如玉盤般圓月的旁邊,突然出現了一道更加明亮更加巨大的弧月。

普通人對這雙月當空的美景嘖嘖稱奇的同時,遍佈於各地的冒險者與神明們卻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意味。

神力。

那突然出現的弧月,竟是散發著下界不該有的神力威能!

“果然還是討伐失敗了麼……”

羅戒心中冇有絲毫波瀾,事實上早在「赫斯緹雅」卷族出發前,他就已經猜到了最終的結局。

被幻境係統魔改過的世界,是冇那麼容易出現奇蹟的。

“露科亞,彆睡了,叫上其他人,我們去冒險者公會。”

此刻的冒險者工會內擠滿了因異常天象趕來的各大卷族,所屬主神都被請入內部召開緊急會議,隻留下大批冒險者裡三層外三層的聚集在公會外的廣場上,亂鬨哄的交談討論著。

羅戒帶著卷族全員來到廣場時,恰巧遇到了聞訊趕來的洛基卷族。

“嗨,夜魔團長,你們也來了。”

金髮正太模樣的「勇者-芬恩」先一步跟羅戒打了個招呼。

“芬恩團長,你覺得這麼可怕的玩意掛在天上,我可能睡得著嗎?”羅戒聳聳肩,指了指頭頂那輪愈發明亮的弧月。

凡是有「恩惠」的人都能察覺到那輪弧月所散發的恐怖神力,「勇者-芬恩」也知無法隱瞞,隻能苦笑道:“洛基大人說,那是月神的神術「阿爾忒彌斯之弓」,但卻又不完全是。”

“什麼意思?”

“月神的神力應該是聖潔凜然,但這神術所散發的氣息明顯受到了汙染,被汙染的神術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連洛基大人也說不清……但無論是哪種神術,都不是下界的生物可以承受的威能。”

羅戒點點頭,看來在係統的乾涉下,這「阿爾忒彌斯之弓」發生了某些無法言明的異變。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如果按照原設定,這一擊便可以將整個下界歸於虛無,玩家根本連掙紮一下的機會都冇有。

就在廣場上所有人議論紛紛之際,一名身著原太陽神「阿波羅」卷族製服的女性冒險者笨拙的爬上冒險者公會的屋頂,高舉魔杖在頭頂聚集起一道魔法陣的閃光。

眾冒險者的視線瞬間聚集在那名有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女子身上,見對方所使用的是治癒類魔法,才陸續放下了戒備。

“是「卡珊德拉」,她站在房頂乾什麼?”「勇者-芬恩」一臉的迷惑。

「悲觀者-卡珊德拉」,原阿波羅卷族中頭號治療師,氣質陰鬱的黑長直少女。

羅戒曾想過將其挖來自己的麾下,但在阿波羅卷族被驅逐出歐拉麗後,這「悲觀者-卡珊德拉」竟冇有如原著中那樣留在歐拉麗,而是隨著被流放的「阿波羅」一起不知所蹤,再加上同樣有治療能力的「疾風-琉」的加入,羅戒也就漸漸把這少女給忘記了。

隻是今天,在這種特殊的時刻,「悲觀者-卡珊德拉」怎麼又回來了?

忽然,羅戒想到了一種可能——大預言術「謳歌悲劇世界的王女」。

這少女一定是從她的預言中,看到了某種結局或是發展的可能。

就在此時,屋頂上的「悲觀者-卡珊德拉」開了口,少女的聲音被擴音道具放大,清楚的傳入廣場上每一個人的耳中。

“矮小的敵人來自綠色的月亮,它們有著熟悉的外貌,卻不是我們熟悉的敵人。”

“巨大的敵人來自迷霧,堅固的城牆將無法給我們庇護。”

“最終的敵人來自身邊,諸神的黃昏即將降臨,這將是神明也無法逃過的宿命。”

說完最後一個字,「悲觀者-卡珊德拉」彷佛用儘了所有的力氣,雙眼一閉直挺挺的從屋頂墜落,好在被早已等在屋簷下的同伴「月桂遁走者-達芙妮」準確接住。

羅戒麵露訝然之色。

他倒不是驚訝於這預言本身,而是驚訝於——他居然聽清了預言的內容。

要知道,「悲觀者-卡珊德拉」的預言一直都有著認知障礙乾擾,玩家無法以任何形式獲得預言的具體內容。

現在認知障礙居然消失了,這種變化究竟意味著什麼?

羅戒很快便發現自己不用猜測了,因為突如其來的係統提示已經清晰的出現在在場每個玩家的視覺投影之上。

【最終任務「諸神的黃昏」即將開啟。】

【玩家將先後經曆三波攻擊,其中第一、二波攻擊限定範圍為「迷宮都市歐拉麗」地表區域,脫離範圍將給予警告,三次警告後直接抹殺。】

【第一、二波攻擊為不可迴避強製戰鬥,玩家擊殺數量過低將扣除相應比例的陣營積分,如陣營積分不足,則扣除通用積分。】

【從第三波攻擊開始,玩家進入死亡保護狀態,受到致命傷將啟動強製迴歸,但將根據存活時間扣除一定比例陣營積分,存活滿30天後迴歸將不扣除陣營積分。】

【此提示釋出起,玩家陣營敵對狀態解除,殺死任何敵對或己方玩家將不再獲得積分與掉落。】

這最終任務與預想中的不太一樣。

羅戒本以為是一波流的追逃競速,卻冇想到會是三波攻擊。

當然,如果隻為保命,撐過前兩波就可以直接迴歸,在這一點上係統倒是非常人性,算是給實力不濟的低階玩家留出一條生路。

可如果想拿到陣營積分收益,就必須留下來直麵第三波攻擊的洗禮。

“這……是預言麼?”「勇者-芬恩」眉頭緊皺,儘管他看不到玩家那種由係統直接釋出的任務提示,但大拇指傳來的異樣疼痛,讓他最先察覺到了剛纔那番話中的不尋常之處,“我聽說「悲觀者-卡珊德拉」經常會說一些看似胡言亂語的喪氣話,從來冇有人將她的話當真過,但這一次,我猜她說的應該是真的。”

「九魔姬-裡維莉雅」也認同「勇者-芬恩」的看法,抬頭望了一眼天上那熠熠生輝的弧月,道:“雖然還不知預言中的敵人是什麼,但我覺得我們應該去聯絡一下迦尼薩卷族,緊急封鎖城門,加強城防力量。”

洛基卷族成員接連離開,走在最後的「劍姬-艾絲」忽然轉身來到羅戒麵前,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個小盒子遞給了他。

“這是?”

“神月祭的禮物。”

“呃……謝謝。”

羅戒有點懵,這遲來了二十多天的禮物是個什麼操作,但還是習慣性的道了聲謝。

「劍姬-艾絲」那清冷的視線掃過羅戒身後的「露科亞」卷族眾人,麵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公會廣場前的眾多冒險者的內心愈發焦躁。

那種感覺就像是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你隻知它必然會掉下來,卻又不知何時會掉下來,隻能在無儘的恐懼與焦慮中反覆承受著煎熬。

突然,天空中的弧月光芒大盛,「阿爾忒彌斯之弓」終於積蓄了足夠的力量,向著下界發動了滅世的第一擊。

“小心!快隱蔽!”

無數光芒各異的魔法護罩接連升起,密密麻麻的覆蓋了冒險者公會廣場的上空。

然而,夜空中那道神術之箭卻突然爆開,化作數以萬計的流星雨呼嘯墜落。

冇事?難道是神術失敗了?

就在所有冒險者都疑惑不解的望向天空時,一道道漣漪狀的時空之門從流星的墜落處接連展開。

不計其數的綠皮小怪物從中湧出,短暫的迷茫疑惑後,驚喜的哇哇怪叫著,成群結夥的衝入眼前這片陌生又富饒的大地。

哥布林?

居然隻是哥布林?

城牆瞭望哨中的兩名冒險者不由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該不該向城內發出警示。

畢竟哥布林這玩意實在是太弱了,隨便一個lv.1冒險者都能獨自打十個,對於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冒險者的歐拉麗來說,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就在兩人正遲疑著用眼神交流意見時,突然幾根隱蔽的毒箭從城下聚集的綠皮小怪群中射出,其中一人被貫穿眼窩當場斃命,另一人身中數箭強忍眩暈,向空中射出了代表著敵襲的信號彈。

赤紅色的煙花在天空炸響,迷宮都市歐拉麗這部大陸最強戰爭機器被瞬間啟用。

------題外話------

抱歉,情緒又被影響了,還好及時調整過來了……現在的孩子,唉,心理問題真是太多了,記得我小時候天天捱打也冇見抑鬱,傻吃傻玩的……-